系列报道之四:展现“满盆油、半盆气”的勘探新格局

  中新网新疆新闻9月8日电(青山 秦志军 察兴辰)准噶尔盆地油气资源丰富,勘探潜力巨大。作为当前国内最现实的石油增储上产接替区,新疆油田公司始终把油气勘探放在重中之重,持续加大新区新领域的风险勘探力度,积极寻求天然气规模突破,锲而不舍寻找油气新发现和战略接替领域。

  随着玛湖十亿吨特大型油田、高探1井、康探1井、呼探1井取得战略性突破,新疆油田公司成为了中国石油乃至全国的焦点,用实际行动唱响“我为祖国献石油”的主旋律。

  当前,实施“油气并举”战略的新疆油田正进入新一轮勘探发现、储量增长的高峰期,准噶尔盆地已呈现出“满盆油、半盆气”的勘探新格局。

  对于已经在准噶尔盆地勘探开发六十余年的新疆油田公司来说,准噶尔盆地是最熟悉的“陌生人”。熟悉是因为经过坚持不懈的勘探开发,已经形成了三大油气生产基地,支撑了千万吨油田建成;陌生是因为准噶尔盆地的探明率刚过30%,还有很多区域情况并不被了解。

  准噶尔盆地是大型叠合盆地,盆地形成多个相互叠加的复合油气系统。根据三类盆地类型与三套区域盖层的分布和含油特点,纵向上分为下、中、上三个成藏组合,这也就决定了此类盆地的勘探长期性和发现多阶段性。

  上世纪五十年代,新中国石油工业的开拓者从祖国四面八方来到这准噶尔盆地。最初,新疆石油人的勘探思路是“定凹”“选带”,沿着盆地边缘,围着凹陷找油,终于在1955年发现了新中国的石油长子——“克拉玛依油田”。

  进入八十年代,新疆石油管理局转战准噶尔盆地东部进行探勘,发现了火烧山南背斜、沙南背斜等潜伏构造,先后收获了火烧山油田、北三台油田、甘河油田、沙南油田。

  准东勘探后期,为寻找准噶尔盆地下一步的勘探开发接替区,新疆石油管理局引入法国地震队,首次获得了盆地腹部的地震反射资料,中央隆起带被认为是最有利的含油区域。通过地震普查,不断获得深层资料,彩南背斜及滴水泉南断鼻被发现,莫索湾、玛湖、彩南、石西背斜的构造形态被落实。彩南、石西、陆梁等亿吨级大油田相继被发现,奠定了2002年新疆油田公司实现年产原油突破一千万吨大关的雄厚资源基础。

  跨过年产千万吨原油的大关后,规模储量发现难度逐年增加。为了寻找接替区域,新疆油田公司在对准噶尔盆地逐步了解的基础上,转变了勘探思路。

  2012年之前,勘探集中在正向构造单元,发现了西北缘、腹部、准东三大油气富集区。2012年之后,新疆油田公司开始转向下凹勘探,发现了玛湖和吉木萨尔两个10亿吨级大油区,实现石油储量规模增长。

  玛湖大发现,勘探人员挑战了凹陷区区砾岩这一全新勘探领域。历经艰辛攻关,依靠自主创新,填补了理论认识空白,在国际上创立了凹陷区砾岩油藏勘探理论技术体系,创新了3项理论认识和3项技术。

  勘探无禁区,找油无止境。为了有进一步的新发现,在玛湖大发现之后,新疆油田公司提出了“全油气系统”的思想。

  玛湖凹陷仅是准噶尔盆地众多凹陷的其中之一,以前的油气勘探的思路是,一个一个凹陷勘探,全油气系统思想就是要打破原有逐个凹陷勘探的思维模式,以准噶尔盆地上二叠统为目标,建立一个横跨整个盆地所有凹陷的大储层思想。

  随后,新疆油田公司以风险勘探引领预探扩展,先后在沙湾凹陷、东道海子凹陷和阜康凹陷获得了突破。其中,康探1井大发现,正是从局部勘探到整体勘探这一战略转变的成果。

  康探1井的大发现,标志着准东地区油气勘探挺进凹陷区获得战略性突破,意味着准噶尔盆地东部规模增储的接替领域得以诞生,有望形成盆地规模增储东西并进新格局,新疆油田公司长远长效发展的资源基础得以夯实。

  站在准噶尔盆地的角度来看,随着康探1井的突破,实现了盆地五大凹陷全面突破,形成了大油区的轮廓,奠定了盆地级的大领域,全油气系统的思路逐渐清晰。

  基于地质、地震及钻测井新资料,勘探人员提出了“常规非常规并重”的思路,按照这个思路在玛湖油田之下的风城组又发现了烃源岩类的非常规大油区。明确了准噶尔盆地应加快统筹常规-非常规油气整体布控与一体化推进,实现全油气系统的整体突破。

  值得惊喜的是,在全油气系统的勘探进程中,勘探人员在钻探过程发现了许多天然气的良好显示,这对于近十年没有天然气规模新发现,难以维持天然气稳产和上产且天然气产量占比太低的新疆油田公司来说意义重大。

  长期以来,新疆油田公司天然气勘探形式不容乐观,据测算准噶尔盆地天然气资源量3.2万亿方,但目前仅发现5个气田,探明储量1718.8亿方,探明率仅5.3%。

  自2000年起,新疆油田开始突出“油气并举”,天然气勘探围绕三套气源岩(侏罗系含气系统、石炭系含气系统、佳木河组含气系统),“主攻东西两翼,坚持南缘”三大领域开展,虽有小收获,但始终未获大突破。

  随着“低油价”的冲击和“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提出,天然气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为此,新疆油田公司制定了天然气50亿方加快发展工程。

  重新认识准噶尔盆地最主要的中下二叠统烃源岩演化及生气潜力,对天然气勘探意义重大。

  那么二叠系烃源岩是否已达到高熟?是否生成了大量天然气?形成了以二叠系为源的规模天然气藏?勘探人员认为准噶尔盆地中央坳陷四大埋深较大的富烃凹陷,烃源岩演化程度高,可能是天然气勘探新领域。

  通过实钻证实及模拟分析研究,勘探人员进一步认为盆地中南部盆1井西凹陷、沙湾凹陷、东道海子凹陷、阜康凹陷这四个富烃凹陷二叠系烃源岩主体已进入高成熟规模生气阶段。

  准噶尔盆地“南深北浅”的地质结构,决定了“南气北油”的资源格局,盆地南部二叠系及侏罗系源岩层系具有埋的深、捂的熟、盖的严、留的住的特点。

  呼探1井的天然气勘探重大发现,展现了准噶尔盆地南缘中段万亿方大气区的资源潜力,拉开了准噶尔盆地天然气大发展的序幕,开启了寻找万亿方大气区的新征程。

  后续,勘探人员按照新生古储近源垂向疏导成藏模式,优选莫北鼻凸高部位部署石西16井,石炭系两层获百方高产。石西16井石炭系两层获高产天然气,实现了盆地石炭系古凸起大构造天然气勘探新突破。

  目前,准噶尔盆地南部天然气勘探呈现南北遥相呼应、东西齐头并进格局,已展现全面突破之势。南缘下组合、石炭系大构造及凹陷区二叠系地层岩性三大领域各展示万亿方规模,证实了盆地“满盆油、半盆气”的认识,具备“油气并举”的资源基础。

  新疆油田公司在石油千万吨以上稳产、规模上产的同时,如果天然气上产百亿方,那将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油气并举”。

  新疆油田公司将以老区30亿方天然气稳产为基础,加快新领域探明建产节奏,“十四五”期间计划累计建产天然气166.7亿方,力争2025年天然气产量150亿方。

  新疆油田公司勘探开发研究院围绕百亿方建产目标,实施“551”工程(主攻5大背斜、探明5000亿方天然气、建产100亿方天然气),规划未来三年勘探部署方案,助力“油气并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