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杀现场死者臀下有枕头男邻居因习惯相同被当做凶手判死缓

  年轻女工史某全身赤裸死在宿舍,屁股底下有个枕头。警方在宿舍楼调查发现,另一名女工交代丈夫王华州和自己房事时习惯在她屁股底下垫枕头,还说过“找个瘦的尝尝滋味”、“史某长得瘦”这些话。

  火车司机王华州被 判 死 缓。20年后,王华州 仍在申诉 。 华商报记者崔永利调查后刊发报道并引发社会关注,王华州被改判无罪。

  该厂位于西安市莲湖区,是一家大型国企,男女单身员工较多,没有成家或者家在外地的,大多住在单位分配的单身宿舍。

  警察排查发现,同楼412房间的王华州事发时正在换衣服。王华州随即被警察带走,警察怀疑他是在作案后换洗衣服。

  当时王华州刚三十岁,是西安铁路分局机务段运转车间见习司机,他的妻子和死者是一个车间的,他有时也住在妻子宿舍。

  案发现场,死者屁股底下被垫了个枕头;警察在排查了解情况时,王华州的妻子交代,王华州房事时有在她屁股底下垫枕头的习惯。——细节对上了。

  王华州的妻子还向警察交代,王华州和自己房事时嫌自己胖,称要找个瘦的尝尝滋味,还经常和她聊起史某长得如何如何瘦。

  1990年5月15日,王华州被刑拘。法律文书把王华州描述成到史某宿舍闲聊,看到宿舍内只有史某一人,遂生奸淫恶念,因史某极力反抗,王华州恐丑行败露,将人杀死。

  此案没有物证。警方曾将王华州的衣服拿走鉴定,但没有发现上面有死者的血迹。警方还在宿舍门拉手上以及室内水杯上提取了指纹,但都没发现王华州的指纹。

  此时,他年已五十,妻子已经和他离婚,嫁给了别人,还和第二任丈夫生有孩子。

  时任华商报记者崔永利了解到此案后,迅速开始调查报道,于2018年12月29日刊发深度报道《再审28年前杀人案 坐牢20年出狱如今望昭雪》。

  报道中写道:“王华州说,那天本来要去上班,他给单位打电话,单位说上班时间推迟了。于是他没有事,就从妻子的女工宿舍出来,一个人到外面散步。大约在外面转悠了30多分钟,回到宿舍准备上班,在上班前要换衣服,就在换衣服的时候警察来了,后来我才知道,警察认为我在换掉作案现场的衣服。”

  “办案者应该拿出王华州有罪的证据,但是更多的时候却是让王华州自证清白——那个时间段,谁能证明你在哪儿?”

  对于妻子向警察的陈述,王华州说:“她没有脑子,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但是她当时仅仅是一个女工,没有经历过这种情景,我也不怪她。”

  离奇的案情,让报道引发社会广泛关注。2019年3月22日,西安中院改判王华州无罪。半年后,王华州获国家赔偿341万元。

  崔永利:我是听朋友说到有这么一个事情,很感兴趣,就在网上搜有关线索,后来找到了当事人的博客。

  崔永利:整个过程很曲折,我从博客上找到王华州电话,但他只肯在电话里谈,不愿见面。找该案当初的代理律师孟浩,结果他已经去世了。再找案件中被害人当时的男朋友,发现他也已经因为交通事故去世了。但经过努力,我总算是采访到了案件中的其他关键人物。

  崔永利:我按照博客上留下的电话联系王华州时,他拒绝见面,只愿意在电话里诉说他的遭遇。他说当年出狱后找了很多媒体记者,但是没人帮他。我当时想,可惜我没早点发现这个冤案,否则我就能更早地帮到他,不致于让他承受那么多的失望。